金笛后花园

金笛工业手机官方博客

金笛只为您,一切全为您

《碧海潮生曲》清虚淡远 君子之风

踏遍天涯独自行,袖吞乾坤事,鬼神惊。阴阳遁甲六韬兴,总难算,天意弄浮生。 笑看世间英,浮槎江上醉,影飘零。桃花影落剑随行,清箫按,碧海荡潮声。

 

《碧海潮生曲》  http://y.qq.com/#type=song&id=950719

《碧海潮生曲》最初是金庸武侠小说中黄药师所创的武功乐曲。

  此曲实为以音律较艺,互拼内功时所用,它模拟大海浩淼,万里无波,远处潮水缓缓推近,渐近渐快,其后洪涛汹涌,白浪连山,而潮水中鱼跃鲸浮,海面上风啸鸥飞,再加上飘至,忽而海如沸,极尽变幻之能事,而潮退后水平如镜,海底却又是暗流湍急,于无声处隐伏凶险。黄药师先以玉萧吹奏此曲试探欧阳峰功力,后又以此曲考较郭靖。内功定力稍弱者,听得此曲,不免心旌摇动,为其所牵。轻者受伤,重则丧命。(见金庸《射雕英雄传》)

  东邪黄药师精通琴、棋、书、画、医、卜、兵、阵,他自创的这首《碧海潮生曲》,表面上听似模仿大海潮浪之声,其实内藏极高度致命武功,若在无防备之下聆听则必死无疑。碧海潮生曲共分为九个段落:浩渺碧海、暗湍绝流、汹涌洪涛、白浪连峰、风啸云飞、群魔弄潮、冰山融水、热海如沸、水若镜平。

《碧海潮生曲》词

  尘寰外,碧海中,桃花之间桃花岛。

  秋风起,海波兴,几度潮来听玉箫。

  箫声起处落英飞,遽引心情向碧霄。

  桃花纷飞诉往事,风中烟柳叶飘摇。

  相逢本是瑶池间,盈盈花开芙蓉仙。

  芙蓉仙子织涟漪,油壁香车待鲜妍。

  蓬莱三山固所道,亦羡人间好情缘。

  从此千里不独行,侠义江湖同仗剑。

  未必女流让须眉,兰心蕙质更比肩。

  博闻强记天下事,九阴真经只等闲。

  九阴又何贵?九阴竟使君命违。

  明日峰前再论剑,相伴华山知者谁?

  由来文字与武功,未如心意双高飞。

  十年不得慕红颜,敢笑唐皇与杨妃。

  梦时抚琴商转徵,丁香愁肠枉自悲。

  梧桐故事漫嗟呀,细把云烟裁作纱。

  一处杜鹃悄无语,一处萧萧半白发。

  七月七日梦天桥,闻道君思寄桃花?

  若无鸿雁奉鱼书,还叫无常带句话。

  我于浊世间,君在黄泉下,

  相忆相依两无期,相思何事纪年华!

  碧海潮起天地惊,碧海潮落鬼神泣。

  碧海桃花之精英,凝于碧海潮生曲。

  此曲一出奋鹰扬,能使妖魔胆尽丧。

  弹指一挥风波起,太虚蹑后步天罡。

  再吟此曲凋日月,纷纷四海大浪张。

  世人未谙碧海意,尽道此潮最泱泱。

  不知潮起潮落间,碧海一曲为君飨。

  桃花飞殇哀往事,曲尽碧海尚彷徨。

 

 

箫:与笛同源 清虚淡远 君子之风
书中形象 携笛者都非俗人

正因箫具备这份文人雅士气质,所以古典小说中携箫者都非俗人。脍炙人口的金庸小说《射雕英雄传》中,早从黄蓉初见梅超风的那一刻,就道出了桃花岛试剑亭上有副对联“桃花影落飞神剑,碧海潮生按玉箫”。尽管四大宗师华山论剑,个个都是一方霸主,但只有东邪黄药师手中持一管玉箫,连出场也是未见其人,先闻箫声。究其原因,西毒欧阳锋太毒,北丐洪七公偏俗,南帝一灯入了佛门,与道家气质又不符,唯有黄药师,琴棋书画、奇门遁甲无一不精,又隐居桃花岛避世,几乎不入江湖,是真真正正配得上玉箫的人。

“客有吹洞箫者,依歌而和之。其声呜呜然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;余音袅袅,不绝如缕;舞幽壑之潜蛟,泣孤舟之嫠妇。 ”——苏轼《前赤壁赋》

箫又名洞箫,单管、竖吹,是中国非常古老的吹奏乐器。它一般由竹子制成,吹孔在上端。箫源于远古时期的骨哨、骨笛,历史上亦曾称为笛,唐以后方专指竖吹之笛。“横吹笛子竖吹箫”,箫历史悠久,音色圆润轻柔,幽静典雅,适于独奏和重奏。正因箫具备这份文人雅士气质,所以古典小说中携箫者都非俗人。在脍炙人口的金庸小说《射雕英雄传》中,东邪黄药师手中持一管玉箫出场,未见其人,先闻箫声。另外,今人所说的“乘龙快婿”,正是与萧有关。而古曲《梅花三弄》的开始部分,就是展示箫的凝重气质最好的范例。

箫之源 箫笛同源 唐代改为竖吹

箫笛同源于远古时期的骨哨,距今有七千多年历史,历史上亦称为笛,唐以后方专指竖吹之笛。“横吹笛子竖吹箫”,即笛箫之间最基本的差别。从字面上看,作为形声字的“箫”指的是“一种模拟风声漫天尖锐呼啸的竹制吹奏乐器”。

《吕氏春秋》中有“黄帝命伶伦伐昆仑之竹为管”的记载,伶伦伐竹为管的记载,充分说明了用竹子做乐器在新石器时代已经开始。据传,后人将伶伦所制的律管编排在一起,就形成了古代的排箫。从秦汉至唐,箫一般都指编管的排箫。早在《尚书·益稷》中记载有“箾韶九成,凤凰来仪”,是说在虞舜时代曾出现过一部名为“箾韶”的古代乐舞,“箾”即是今天的“箫”字,因为这部乐舞主要是用古代排箫来演奏的。《风俗通》也记载:“舜作箫,其形参差,以象风翼。 ”舜作的排箫由长短不一的律管编排而成,形状像飞鸟张开的翅膀。

箫曾被称为“篴”、“竖篴”或“羌笛”。张立忠介绍说,箫和笛的主要区别在于笛子横吹有膜孔,箫竖吹且没有膜孔,但有后音孔,现在也有短的竖笛,不贴膜,音色在笛箫之间,更接近笛子。那么在远古时代,不贴膜的横吹乐器与竖吹乐器各方面区别不大,而音色更接近箫。到了今天,笛与箫的概念已基本澄清:横吹为笛,竖吹为箫。

数千年来人们将笛视为率直、悠扬、质朴、飘逸的田园之声,箫则是内敛、清幽、古朴、深沉的清虚之音。唐代大诗人李白在《宫中行乐辞》中曾用“龙凤”比喻笛箫,有“笛奏龙吟水,箫鸣凤下空”之句,后来就分别将它们雅称为“龙笛”与“凤箫”。

箫之形 洞箫最常见 琴箫几失传

据《周礼》记载,周代的雅乐中已用到“篴”,与笛同音同义,但篴为竖吹,并非横吹之笛,即箫的前身。最早这种乐器只有4孔,西汉时,后面加了一个最高音孔,出现5孔箫。而西晋乐工列和、中书监荀勖所改革的笛为6孔(前5后1),其形制与今天的箫已非常相似。魏晋南北朝时箫已用于独奏与合奏,并在伴奏相和歌的乐队中使用。到了清代,箫的形制已与现在完全一样。清《律吕正义后编》记载:“明时乃直曰箫,不复有竖篴。今箫长一尺八寸弱,从上口吹,有后出孔;笛横吹,无后出孔。 ”

箫由一根竹管做成,较曲笛长且细,上端留有竹节,下端和管内去节中空,吹口开在上端边沿,由此处吹气发音。张立忠说,箫不设膜孔,有六孔箫和八孔箫之分,以“按音孔”数量区分为六孔箫和八孔箫两种类别。八孔箫为现代改进的产物,六孔箫的按音孔为前五后一,八孔箫则为前七后一。箫的音质优劣与选用的竹材和制作关系很大,一般用紫竹、黄枯竹或白竹制作,要选用冬至到春分期间采伐的竹子,以生长期在三年以上的老竹为佳,竹质应坚实、分量较重,紫竹以竹花均匀,呈紫褐色的为佳,无虫蛀等缺陷,管身圆满、纹理细密顺直。

张立忠说,现代最常使用的是洞箫,早先也有一种琴箫,音量比洞箫小,通常用于与古琴合奏,不过今天已很少有人再用。金庸《笑傲江湖》中写到令狐冲与任盈盈琴箫合奏《笑傲江湖曲》,任盈盈用的大约就是这种箫了。张立忠表示,琴与箫之所以能合奏,是因为二者的情感和音色很融合,箫与琴一样都是音色高雅的乐器,而音量上又很接近,都是声音不大,却意境十足。

箫之情 哀婉含蓄有冷艳之美

“洞箫清吹最关情”,箫虽然可以表达各种情绪的音乐,但表现喜悦欢乐方面显然不如笛子那样嘹亮自如,表现悲恸凄苦情绪时又远不如琵琶那样激烈。但具有人声美的箫,在表现哀婉、含蓄的情绪时却比其他乐器更胜一筹,成为箫演奏的一大特色。

张立忠称,箫不仅可以表达各种情感,还擅长表达人物和天、地、山、水的运动和形态美。箫的演奏技巧基本上和笛子相同,可自如地吹奏出滑音、叠音和打音等,但灵敏度远不如笛,不宜演奏花舌、垛音等表现富有特性的技巧,而适于吹奏悠长抒情的曲调,表达幽静典雅的情感。

宋代大文学家苏轼在《前赤壁赋》中曾描绘说:“客有吹洞箫者,依歌而和之。其声呜呜然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;余音袅袅,不绝如缕;舞幽壑之潜蛟,泣孤舟之嫠妇。 ”这种“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”的箫音,是一种似远在深山,若入幽谷的空明,让箫好似孤独而不合群的避世者,别的乐器是声,而箫却是韵。

箫和笛在性情上大不一样,笛是亮丽的,“芦花深处泊孤舟,笛在月明楼”,配上这一声笛,连月色都显得更皎洁,诗也不至于太凄冷,所以看到“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”的句子,不觉凄凉,只觉自在。而箫却永远带着“秋尽江南草未凋”的感觉,所谓“箫声咽,秦娥梦断秦楼月”,怎么听都觉得是幽咽之声,有冷艳之美。

箫之品 清虚淡远 君子之风

中国古代对于乐器历来讲求一个“品”字,即所谓“乐品”,是该乐器天生所具备的基本品质。中国有句古语曰:玉可碎不可损其白,竹可焚不能毁其节。古人拿竹节比喻人的气节的诗词很多,历代文人都认为竹制的箫也应该具有竹的品格与气概。所以说箫的精神境界很高,文化底蕴亦很深。箫具有的君子之风,赋予它绕梁三日而不绝于耳的底蕴,对于表现端庄大方的风度,深沉醇厚的气韵是最合适不过。古曲《梅花三弄》的开始部分,就是展示箫的凝重气质最好的范例。

中国古代文化受道家的影响很深,乐器也不例外,而清虚淡远正是道家所推崇的最高精神境界。清是清静无为,虚是虚无缥缈,具有浪漫想象的色彩。淡是淡泊、清心寡欲,将酒色财气置身度外。远是远离尘世、超凡脱俗、隐居山林、情寄山水而悠恬处得。因此清虚淡远即构成了我国古典音乐的最大特色,而箫堪称是最具备此种品格的乐器之一。而演奏箫这种乐器时一般不叫“吹箫”,而尊称为“品箫”,这个“品”字不是品尝之品,而是品位之“品”,品德之“品”,因此吹箫者的内涵、气质与修养也很重要。

趣味阅读

据《东周列国志》记载,秦穆公有个小女儿,生时正好有人献美玉璞石,琢磨后得碧玉一块。小女抓周,独独抓取此碧玉把弄不舍,遂取名弄玉,又称玉女。稍长,弄玉姿容绝世又聪明无比,善于吹笙。穆公命巧匠剖美玉为笙,弄玉吹玉笙,声如凤鸣。穆公钟爱其女,建了一座凤凰楼让她居住,楼前筑高台,名凤凰台。弄玉每常在凤凰台上吹碧玉笙,时有百鸟和鸣。

秦穆公佳婿难求

弄玉十五岁时,穆公欲为之求佳婿。弄玉发誓说:“一定要善于吹笙,能和自己唱和,方是我夫,若非宁可不嫁! ”穆公使人遍访全国,没有合适人选。一天晚上,月明如镜。弄玉正在凤凰台上吹笙,微风拂面,风中忽闻一阵优美轻柔的箫声应和。箫声忽远忽近,隐隐约约。弄玉惊奇不已,停下吹笙想仔细听听,不料箫声也随之停止了,而余音犹袅袅不断。弄玉惘然若失,思想不明,草草就寝。

夜里梦见一美丈夫羽冠鹤氅,骑彩凤自天而降,立于凤凰台上,对弄玉说:“我乃太华山之主也。上帝命我与尔结为婚姻,当以中秋日相见,宿缘应尔。 ”从腰间解赤玉箫,倚栏吹之。凤箫和鸣,弄玉猛然惊觉,梦中景象宛然在目。第二天早上,弄玉告诉穆公,遂派孟明以梦中形象到华山寻访。有樵夫指说:“山上明星岩,有一异人,自七月十五日至此,结庐独居,每日下山沽酒自酌。至晚,必吹箫一曲,箫声四彻,闻者忘卧,不知何处人也! ”

孟明登华山至明星岩下,果见一人羽冠鹤氅,飘飘然有出尘之姿。孟明上前问其姓名。答曰:“某萧史,足下来此何事?”孟明说:“吾主为爱女择婿,善吹笙,必求其匹。闻足下精于音乐,命某奉迎。”萧史曰:“某粗解宫商,别无他长,不敢辱命。 ”于是一起乘车回宫。

弄玉吹箫 萧史乘龙

萧史拜见穆公,穆公命其吹箫。萧史取出赤玉箫,玉色温润,红光耀目。吹出第一曲时,清风习习而来。吹出第二曲,彩云从四方来聚。吹至第三曲时,见有一对对白鹤翔舞于空中,一双双孔雀栖集于林际,百鸟和鸣,经时方散。穆公非常高兴,弄玉在帘内也非常惊喜,认定此人正是自己梦中的夫君!

穆公遂令太史择日,于中秋日引萧史与弄玉成亲。萧史位列朝班,不与国政,居凤楼之中,不食烟火,有时饮酒几杯。弄玉也慢慢学会了导引辟谷之法,渐能绝粒。萧史教弄玉吹箫,为《来凤》之曲。如此过了半年,忽然一夜,夫妇于月下吹箫时,天上飞下金龙紫凤。于是萧史跨龙,弄玉乘凤,自凤凰台翔云而去。今人所说的“乘龙快婿”,就是从此而来。

后世历代文人墨客纷纷吟诗作赋歌诵这段佳话。唐代大诗人李白在《凤凰曲》中写道:“嬴女吹玉箫,吟弄天上春,青鸾不独去,更有携手人。影灭彩云断,遗声落西秦。 ”明代画家仇英还以此故事为蓝本,绘制了色彩浓丽、境界宏大的《吹箫引凤图》,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。更令人叫绝的是,这段天上人间的爱情神话也在山水自然之间留下绚丽的见证。如今,陕西华山的中峰被人称为“玉女峰”,玉女峰虽不高险,景致却极雅致,正应和了箫的高洁。峰上仍有玉女的遗迹“玉女洗头盆”。盆中清水溶溶,冬不结冰,夏不污腐。此外,还有玉女梳妆台、玉女洞、萧史洞。据说,萧史、弄玉到了华山中峰,夜夜吹奏笙箫,常引来凤凰落于石上一起和鸣,人们在此修建了“引凤亭”;每当萧史吹起箫来,便有神龙飞来卧在现在萧史洞西边的一个石窟里,此洞便名为“名龙窟”。

2015/01/10 0 / /
标签:  暂无标签

2 + 7 =

回到顶部